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孙胜荣张爱民

原标题:小伙25年前借一千块,25年后还一千万!

孙胜荣,浙江青田人,

1987年,15岁的他踏上社会谋生,

投奔在徐州开理发店的哥哥,

当了一名洗头工。

张爱民,那年24岁,

是理发店常客,

俩人很快熟识并成为朋友。

没多久,孙胜荣决定去温州打工。

几个月后,张爱民来温州出差,

在街头偶遇孙胜荣。

得知孙胜荣打工的种种不顺后,

张爱民心头一热,许下承诺:

“来徐州吧,我来帮你。”

几天后,孙胜荣只带了几件随身衣物北上。

但那时他哥哥已经关掉理发店离开徐州,

他在那里举目无亲,

唯一的希望就是张爱民的那句承诺。

见面后第二天,

张爱民把1000元送到孙胜荣手里,

还帮他租门面,买工具,

开起了理发店。

那时候,张爱民只是一家工厂的业务员,

月工资90元,1000元是他一年工资。

创业初期异常艰难,孙胜荣独自撑店,

忙时连吃饭都成问题。

张爱民便从厂里食堂打包饭菜,送到店里。

理发店生意不温不火,

很快,孙胜荣关店,入伍参军,

与张爱民失去联络。

退伍后,孙胜荣远赴西班牙打工,

从餐馆服务生、街头小贩做起,

慢慢进入当地小商品经营行业,

经过多年努力,成为西班牙知名侨领。

25年后,孙胜荣历经波折找到张爱民,

赠房报恩被拒绝后,

拿出1千多万元开了一个酒庄,

交由张爱民打理。

这虽然不是一则“新”闻,

但“知恩图报”是我们社会珍贵的美德,

这样动人的故事值得长久称赞。

无论别人给予了我们多少,

我们都要懂得: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如果感动,请点赞!

来源:温州晚报

他问的实际上是我现在还相信什么。我当时没搂住,说了三点,其实,我当时想到了十点。

与当前中国最别扭的国家,一个是老对手日本,一个是新冤家韩国。钓鱼岛争端,前几天日本还不迭声地抗议再抗议;部署萨德系统,更让中韩关系立马由蜜月翻脸成了冷战。

累得像条狗,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口头语了,但是,为什么累就要用狗做比喻呢?猫不行吗?

原标题:“伊斯兰国”声称抓捕两名俄罗斯士兵 俄方否认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查希]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9月28日报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声称在其重要据点代尔祖尔省抓捕了两名俄罗斯士兵。

据报道,“伊斯兰国”通过其宣传机构对外表示,所谓的抓捕地点位于叙利亚代尔祖尔省东部的阿什硕拉(Ash Sholah,音译)村。

俄罗斯方面在赫迈米姆大本营的代表对IS的上述声明表示否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让假货真正退出农村市场(人民时评)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假货,落到消费者头上,就是百分之百的损失

不含任何核桃成分,味道全靠香精勾兑,一罐“添加剂料汁”兑出8000瓶饮料……近日,一款山寨核桃饮料的生产过程被媒体曝光,引发社会热议。这类劣质产品刻意仿冒名牌,名称相近、包装相似、以假乱真,在广大农村地区尤为常见。

现实中,不排除有人贪图便宜、知假买假,但更多人还是吃了信息不对称的亏。电影《大腕》里曾有这样一组对话。男主角问:“既然您这是假冒伪劣产品,为什么要和大品牌一样花这么多钱打广告?”广告主笑答:“广告做大了,假的也能成真!”试想,当一条街上几乎所有商店都在卖同一种山寨产品,消费者的判断怎能不受影响?

只要不被曝光,产品“吃不死人”,生产、批发、销售等环节都有利可图,制假售假者显然没有禁绝假货、自断财路的内生动力。从“六个垓桃”饮料、“康帅博”方便面、“粤利粤”饼干等食品,到假化肥、假种子、假农药,藏身于农村市场的假冒伪劣产品,令人防不胜防。数据显示,去年工商部门受理的农村相关消费投诉量达7.35万件,同比增长66.4%,其中有关假冒、劣质、有异味等产品质量的投诉占比超过20%。整治农村假货的呼吁时常见诸报端,有关部门集中治理多次,但“李鬼”产品仍在横行、难以铲除。如何在农村地区根治假冒伪劣产品,值得深思。

与城市市场不同,由于品牌认知程度低、维权意识相对淡薄,农村市场难以实现有效的自我净化。比如,有不少消费者就觉得“维权费时又费事”。因此,在农村地区,更需要监管部门加大执法力度,下沉监管力量,进一步畅通维权渠道。正如全国人大代表所呼吁的,“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努力让假货成为“全民公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决不允许假冒伪劣滋生蔓延”的宣告掷地有声;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有利于消除市场监管政出多门、多头管理的弊端。凡此种种,都将为农村“打假”的常态化、制度化提供重要支撑。因地制宜,有效完善食品安全、产品质量监督网络,依法严惩违规违法行为,就能不断压缩农村制假、售假的空间。

真货不主动去占领市场,假货就浑水摸鱼。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农村地区的现代化程度不断提升,农村居民消费能力日益增强。在一些农村,无人机、平衡车等销量可观,一线服饰、化妆品牌成了抢手货。如果还是习惯性地把农村市场跟“低质”“廉价”划等号,显然是陈旧思维,必将错失市场机遇。今天,在监管趋严、信息畅通、网购普及的背景下,制假、售假的生意早晚会走到尽头。与其困守眼前非法之利,不如筹谋长远,想方设法在满足农村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上做文章。不掺水分、贴合人心的好产品,才能真正行销城乡、赢得口碑。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假货,落到消费者头上,就是百分之百的损失。强化源头治理、取缔制假售假,下大气力提高产品质量,切实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农村地区的假货治理难题终将得到解决。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