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娱乐 下的文章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经济新闻》4月10日发表评论文章称,新加坡正明确显示出寻求与中国加强关系的姿态。《日本经济新闻》称,新加坡与中国8日签署了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扩大合作的备忘录。双方将共同参与亚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抓住“一带一路”的巨大需求,但双方在安全保障领域能否继续保持适当距离将成为课题。

报道称,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中方领导人一同出席了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备忘录签字仪式。中方在当天举行的中新领导人会谈时指出,“中方愿将‘一带一路’倡议同新方发展战略对接,共同推进‘南向通道’建设,巩固现有合作机制”。

两国今后将采取圈定能相互合作的第三国市场和项目、撮合双方企业等举措,不断增加共同参与的基础设施项目。新加坡将尤其发挥金融和法律人才丰富的优势,在融资和争端发生之际的仲裁上提供经验。

报道回顾称,新加坡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与中国关系的背后,存在发生在约1年前的苦恼经历。2017年5月,中国在北京首次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等众多亚洲首脑出席,但却没有李显龙的身影。考虑到这让中国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新加坡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消极态度,2017年9月李显龙访华,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同年11月,作为下一任总理强有力候选人的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也访问了中国,一直致力于关系的重建。

此次访华之际,李显龙接受了《人民日报》的采访,强调称“新加坡是最早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之一,也是这项倡议的坚定支持者”。在截至12日的访华期间,李显龙还将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演讲,预计他将提及“一带一路”倡议对东南亚的重要性。

《日本经济新闻》认为,对于小国新加坡来说,不断抓住亚洲区域内的基础设施需求,将是今后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因素。此外,新加坡还抱有另一种危机感,即如果其他国家成为相关业务的承接地,其作为贸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新加坡来说,加深与中国的关系,在经济方面的现实利益巨大,但维持此前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的外交和安全保障的立场也将同时成为巨大课题。尤其是新加坡今年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在南海问题上如何面对中国将受到考验。

报道还认为,对中国来说,彰显与东盟主席国新加坡加强关系的姿态,将向东盟成员国发出信号。此外,把新加坡作为东南亚主要基地的中国企业正在增加,还有助于扩大这些企业的收益。

原标题:网民“浪人情歌”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

@平安江苏4月9日消息,扬州市民葛某(新浪微博名“浪人情歌508”),在参与“钱宝系”集资赔得血本无归后,听信谣言,走上非法“维权”之路,并在网上发布或转发70余篇含有大量谣言和虚假信息的文章,成为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且制作了所谓的不报案声明书,诱导“钱宝系”集资参与人不报案,因涉嫌寻衅滋事和妨害作证犯罪,他于3月底被仪征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近日,他接受专访,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情况。

难敌贪欲:快进快出还是栽了

据葛某说,他是2015年初接触钱宝网的,到了2016年元旦前后,正式向钱宝网投钱,而且一投就是100万元。

“刚开始投的时候,我就知道风险非常大,钱宝网这种借新还旧的模式,注定没有未来,必将走向灭亡。”葛某说,为了规避风险,他采取了快进快出的参与模式,而且平时有意识断断续续提出一些收益,减少本金,“因为我不知道钱宝到底哪天会灭亡。”

葛某说,每到年尾、春节之前,或者有重要节假日,他宁愿选择一些收益率较低的短线任务,也要把钱提出来,“因为我怕发生挤兑,然后钱宝就倒了。”

葛某说,他曾经参加过一次“雷的盛宴”,和张小雷见过一次面。但是,他对张小雷并不信任。

“钱宝网上的很多广告和签到任务,都是自我宣传。还有张小雷搞的‘雷声’、‘雷的盛宴’等,我都有意识地避开不看,因为我觉得张小雷是在通过反复宣传、不断加深印象的方式,对宝粉进行传销式的洗脑,我希望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不被他迷惑。”

即便他如此小心翼翼,结果还是栽了。

“(2017年)12月24日,”这一天葛某记的非常清楚,“是我在钱宝网的注册日,充值可以免手续费,为了贪那点钱,我选了一个10天的短线任务,又充了一百万元。”

葛某说,他的打算是,再来最后一次“快进快出”,然后就彻底告别钱宝网。他在老家仪征已经选中了一套别墅,打算于2018年元旦后,就把钱宝里的钱全部提出来,买下那套别墅。

没想到,仅仅3天之后,1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张小雷投案自首的消息。到此时,加上最后那笔充值,葛某在钱宝网上的本金加收益达到260万元。

葛某对最后那笔充值尤其懊恼,他说,那是“神使鬼差”,想了想又说,“还是贪欲吧。”

阻止报案:造谣传谣结果被抓

钱宝系崩盘之前,为了避免被张小雷传销式洗脑,葛某有意识地不看钱宝网的自我宣传。然而,钱宝系崩盘后,他却开始大量观看相关的视频和文件,因为他要拿这些作为证据,给“钱宝系”集资人再次洗脑,让他们相信“钱宝系”是合法的,让他们坚持不要报案。

“虽然我预料到钱宝灭亡是迟早的事,但事情真的发生后,我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我不甘心。”葛某说,后来他看到网上的流言,说如果大家报了案,钱宝系就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大家的钱就会被国家没收。还有人说,只要大家一起闹,向政府施加压力,就能把张小雷弄出来,带着大家拿回钱。

“我被那些流言迷惑了,中毒太深,然后就想怎样才能让大家一起抱团‘维权’。”

随后,葛某在自己微博的简介里,添加了“参加过雷的盛宴”、“现在是钱旺集团签署了投资意向书的股东”等内容,并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发布钱宝“维权”类文章75篇,其中48篇为原创,内容多为论证“钱宝系”的“合法性”,鼓动集资人不要报案,鼓动大家抱团为张小雷洗刷“冤屈”等。

“我写的那些文章里的所谓的‘证据’,有的是网上的流言,有的是张小雷‘雷声’和‘雷的盛宴’里说的,还有的来自钱宝网上的自我宣传,我都没有考证过,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葛某说,“其实,以前这些东西我都是不看也不信的。”

葛某在他原创的《集结号已吹响,准股东们,你们在哪?》等文章中,多次采用“吉信甘油”的事例。

张小雷曾声称“吉信甘油年产量全球第一,年利润超2亿元”,后来官方证实,这家化工厂的年产量,在江苏的同类工厂中都排不上号,其年利润不到两千万。而葛某在文章里引用的都是张小雷的说法。

据葛某说,今年初,他曾去过天津两次,原本想见张小雷的父亲,结果只见到了曾是吉信甘油厂方负责人之一的张小雷的表弟杜某。关于吉信甘油的年产量和利润,杜某告诉他,官方发布的消息是准确的。然而,在葛某写的文章中,依然采信的是张小雷的说法。

“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宝粉。因为我害怕宝粉对钱宝真相知道的越多,选择报案的人就越多。而我希望大家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一起抱团‘维权’,所以,我在文章中引用的那些例子和证据,都是有利于钱宝的。很多信息我明知道是虚假的,还是故意把它们写进文章里,就是想刺激宝粉产生共鸣,让大家不信任政府和公安机关,不去报案。”

随着发布的文章越来越多,葛某在“钱宝系”集资人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微博粉丝从几百名升至近万名,文章的转发量和评论量动辄上千,他俨然成为一个“意见领袖”。

3月20日,他在微博上发布文章《釜底抽薪——我声明:我不报案!》,并制作了所谓的声明书样本,要求“钱宝系”集资人仿效,不要报案。因涉嫌妨害作证罪,他很快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被警方刑事拘留。

搞众筹:鱼龙混杂连遭骗局

葛某说,“钱宝系”崩盘后,有人在网上发起所谓的“众筹”活动。

“钱宝崩盘三个多月了,至今还有一些人相信流言中的那些阴谋论,商量一起筹钱,有的想给张小雷请律师,有的想花钱捞出张小雷。”葛某说。

因为在前期打听到确切消息,张小雷确实是自首的,而且已经为自己聘请了律师,所以对于此类“浅层次”的众筹,葛某不屑参与。他参与的是一个所谓的“法学论证”众筹活动。

“就是花钱请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论证钱宝经营模式的合法性。”葛某解释说。

因为在网上比较活跃,葛某被委任为这个众筹活动的“账务总管”,先后共有40余万众筹款打到他的账上。其间,他遭遇了多起骗局。

“先是北京的一个人,冒充央视记者,说花50万请律师,就能把张小雷捞出来,后来证实,他只是一家传媒公司的小职员。还有陕西一个人,也说要50万,通过高层关系传递上访材料。”葛某说,类似的骗局,他遇到了很多,好在都没有上当。不过确实有人上当受骗的。比如山东有一个叫“神灵”的网民,欺骗集资人为其众筹“活动经费”和“车马费”,结果钱到手后,全被他挥霍了。葛某说,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揭穿这个人。

“网上这些众筹活动,鱼龙混杂,五花八门,根本就是不靠谱的。”葛某深有感触地说。

葛某说,他们众筹到的那40多万元钱款,后来被“法学论证”的发起人、浙江一个叫“吕总”的人存放在义乌一个小律师事务所的账户里。

“本来说过完年就搞这个论证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搞,我催过几次,都没动静,现在干脆没声音了。”葛某说。

“其实现在想想,搞这些活动,根本就是徒劳。”葛某说,钱宝网是非法集资平台,大家其实心知肚明,没有什么好论证的?”

“还有张小雷,都知道他是投案自首的,我们还想着怎么把他捞出来,不是可笑么?就算捞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他要是真的能还上大家的钱,又怎么会自首呢?”葛某苦笑着说,“我们做这些,其实就是不甘心,想死马当活马医。”

当“领导”感觉真好, 结果骑虎难下

在网上大量发布“维权”文章,成为“钱宝系”集资人中的知名人士,并担任众筹活动“财务总管”,葛某成了受人追捧的“领导”。他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和身份证号等全都公布在微博上,“证明我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他说。

他在网上发布的文章,含有大量虚假信息和谣言,曾被网警警告,他把自己的文章和网警的警告一起发布在微博上,以示挑衅。“这样做可以增加我的威信。”他说。

葛某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说,“开始的时候,我很享受这种被关注、被追捧的感觉,一呼百应。我可以利用这种威信和影响力,达到让大家抱团不报案的目的。而且,我还想着,以后可以利用获取的这些人脉,继续开网店赚钱。”

葛某说,慢慢的,他就感觉不对了。他在写文章的时候,也一直在寻求钱宝案的事实真相,然而,随着了解的真相越来越多,在网上学习的法律知识越来越多,他发现,真相和网上的小道消息完全不一样,他写的那些东西根本站不住脚。

“我知道我是错的,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我从流言的受害者,成了流言的制造者,成了钱宝和张小雷的帮凶,可我却停不下来。我不敢认错,怕影响到我的威信,怕大家不再相信我。可是,我又知道我这样错下去,越走越远,肯定会出事。我感觉骑虎难下。”

触犯法律被抓后,葛某说,他反而感觉到几分轻松,“我现在彻底放开了我的虚荣心。”葛某长叹一声,“现在想来,我哪是什么‘大哥’,分明是被网上的流言蒙蔽了,被人当枪使了。网上那些‘维权’活动的策划者,有谁是冲在最前面的?正义的事情,应该冲在最前面,违法乱纪的事情,冲在最前面,不是傻么?”

葛某说,他想对那些信任他的“钱宝系”集资人说声对不起,“我明知道是假的,错的,还要误导你们,真的很抱歉!”他也想提醒那些还在心存幻想的集资人,“希望大家以我为戒,合理合法地表达诉求。多想想自己的所做所为能得到什么,要付出什么。如果付出的是自由,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呢?”

来源:@平安江苏

[环球网报道 记者 齐莹]叙利亚霍姆斯省东部一处空军基地4月9日凌晨,造成多人死伤。有媒体认为该袭击可能是由美国发起的。据俄塔社4月9日报道,美国国防部对此指责予以否认。

美国防部发言人克里斯托弗•舍伍德应询向俄塔社表示,已获悉叙利亚遭受袭击的相关报道,但未确认美方参与此次导弹袭击。该部随后声明称,本次未对叙利亚发动空袭,“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局势,支持通过外交努力让使用化学武器的人为此负责,无论是在叙利亚还是在其他地方”。

阿拉伯叙利亚通讯社此前报道称,位于霍姆斯省中部的T-4空军基地9日凌晨遭到多枚导弹袭击,叙利亚防空系统对攻击进行阻拦,击落了8枚导弹。该通讯社怀疑此次袭击是美国所为。

新华社华盛顿4月6日电(记者周舟)美国一个科研团队日前发现一种“双刃剑”肝脏干细胞,它可在肝脏受损时产生新的肝脏细胞,但这种细胞过量又可能诱发肝癌细胞生成。

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在新一期英国《自然》杂志上报告说,在小鼠正常肝脏细胞代谢或受损后,它们体内高水平表达端粒酶的肝脏干细胞可助器官再生。

端粒酶是一种与抗衰老有关的蛋白质。正常细胞每分裂一次,染色体末端的端粒就会变短一些,端粒缩短到一定程度,细胞就会失去增殖能力而衰亡。但端粒酶可以合成端粒,从而帮助抵抗衰老。

最新研究发现,大约3%到5%的小鼠肝脏细胞是高水平表达端粒酶的肝脏干细胞,在正常肝细胞代谢或受损后,这些干细胞会增殖,迅速产生新的肝脏细胞。

论文第一作者、斯坦福大学博士后林盛达对新华社记者说,他们在实验中让小鼠体内表达端粒酶的肝脏干细胞死亡,然后与对照组小鼠一起注射损伤肝脏的化学物质,发现不能表达端粒酶的小鼠肝脏损伤比端粒酶正常表达的对照组更严重。

研究显示,虽然高水平表达端粒酶的肝脏干细胞能够帮助修复损伤,但它也是一柄“双刃剑”,如果基因变异导致端粒酶表达水平过高,可能会诱发肝癌细胞的形成。

林盛达说,健康干细胞和癌细胞调控端粒酶表达的分子机制不同,未来可将这些分子机制作为靶点开发新疗法。

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3月22日,51信用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用于获取用户、提升技术、投资并购、补充日常运营资金等。

从维信金科、汇付天下到51信用卡,内地互金公司开始扎堆港交所IPO。

从信用卡管理工具起家,51信用卡已成为一个互金公司,信贷业务成为营收主力。但严监管之下,仍未有网贷机构成功备案。

在降杠杆、控风险的大背景下,如果监管政策进一步趋严,倘若网上信贷撮合和投资业务被视为违规,或者未能及时办理备案,51信用卡可能遭受的负面冲击不可轻视。

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51信用卡相关人士回应称,目前公司正在缄默期,对于相关的问题暂不方便回应。

信贷成营收主力

51 信用卡成立于2012年,主要拥有三大业务: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

招股书披露的用户数据可以用亮丽来形容。截至2017年末公司所有应用程序注册用户8100万人,其中信用卡管家注册用户达到6200万,年复合增长率达49.8%,管理信用卡规模1.1亿张,年复合增长率达47.5%,发卡规模为210万张。

根据咨询公司OliverWyman的报告显示,按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各年的月活跃用户数计算,51信用卡管家已是中国首个且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

在信用卡科技服务方面,51信用卡管家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新信用卡发卡量分别为50万、120万、210万。另外,截至2017年底,共发出逾10万张联名信用卡,其中有6.7万张是在2017年第四季度发出。

在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方面,公司贷款类产品促成的金额,由2015年的8.15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102.99亿元,并进一步增长至2017年的338.91亿元,增速明显。

招股书显示,51信用卡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收入总额依次为0.90亿元、5.71亿元、22.6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02.9%。而与之对应的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53亿元、7.44亿元,公司已实现连续两年盈利。

51信用卡主要通过信用卡账单管理这一特殊场景,对用户账单进行分析整理,输出相应的金融解决方案。51信用卡的各项经营数据在报告期内都有较快的增长,不过,从收入结构来看,其主业实为信贷业务,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以及信用卡科技服务对营收的贡献偏弱。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信贷撮合及服务费占总收益比例分别为18.67%、67.28%、71.73%,呈逐年上升态势,已成为主要收入来源。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介绍费占比则呈逐年减少的趋势。除此以外,逐年增长的“其他收益”主要是向借款人贷款的利息收入及来自在线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的逾期费用。

过去几年,中国线上非传统金融机构市场增长迅速,部分研究机构亦给予了乐观的预测。根据Oliver Wyman报告,预计线上非传统金融机构在中国一级投资市场的资产管理规模将由2017年的3.2万亿元增长至2021 年的10.6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4.9%,尤其P2P产品的资产管理规模将由2017 年的1.2万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4.4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8.4%。

在监管趋于严格之后,有分析师曾经指出,消费金融将面临从“现金贷”到“场景贷”的转变。51信用卡是以管理信用卡账单这一特殊场景切入的,但从其营收结构来看,却已逐渐成为以信贷为主业的互金平台。

招股书显示,2016年起,51信用卡开始向非信用卡人群提供贷款产品,促成金额连年增长。2017年,向非信用卡人群提供贷款占贷款金额的35.5%。有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贷行业过去几年的发展状况显示,非信用卡人群才是为网贷机构提供利润的主力军。

此外,招股书显示,在获客成本普遍在百元以上的互金行业内,51信用卡的人均获客成本仅为19.2元。不过,招股书亦显示,在报告期内营销费用飙升,过去三年的营销及广告费用分别为1.30亿元、1.70亿元、5.98亿元。

备案风险

鉴于行业监管趋严,对风险因素的论述占据了51信用卡招股书中相当篇幅。

招股书显示,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消费和小额贷款行业的法律法规还在不断演进,并可能会出现变动,如果网上信贷撮合和投资业务被视为违规,或者未能办理备案,那么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2017年12月,监管部门相继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和《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网贷行业进入了整顿清理期。

监管环境的改变,对于国内网贷行业的影响已经初步凸显。譬如,财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的净亏损为5.071亿元,而其前三季度的净利润高达15.9亿元。

实际上,51信用卡的业务也因为监管环境的改变受到了一定影响。由于51信用卡的若干小额短期贷款的年利率超过了36%,这一块业务在2017年12月被中止。招股书显示,此块收益占其2017年总收益的3.7%,对51信用卡不会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

除此以外, 2017年2-11月,51信用卡发放现金贷(在招股书里以短期小额贷款为名)45.181亿元。自2017年12月起,该项业务被停止。

招股书亦显示,自2017年12月起,51信用卡停止了“砍头息”的做法。不过,其并未披露“砍头息”的做法在2017年为51信用卡贡献的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51信用卡于2016年开始拓展无卡人群后,其服务的非信用卡人群的贷款促成金额从当年的10.14亿元增至2017年的120.36亿元。

在三年的报告期里,51信用卡的业务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事实上,2015年度该公司的信贷撮合100%来自于信用卡人群,2016年非信用卡人群的信贷撮合达到了9.8%,2017年该数据进一步上升到了35.5%。

过去三年,51信用卡促成的贷款总额飞速增长。2015年的贷款总额仅为8.153亿元,2016年这一数据飙升到102.993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据高达338.906亿元。贷款资金的主要来源为该公司旗下线上投资产品51人品,过去三年51人品提供的资金占比分别为98.5%、85.3%以及77%。

虽然信用卡科技服务费在报告期里亦翻了三倍,然而这些与信贷产生的相关收入相比则不值一提。2017年的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为1.4亿元,而总营业收入高达22.68亿元。

王亚伟现身股东名单

继美股之后,近期大量互金公司扎堆冲刺港股IPO。其中51 信用卡与维信金科的主营业务均集中在消费金融领域。

51 信用卡披露的股东名单也颇为引人注目。除了大量创投机构以外,上市公司新湖中宝与知名投资人王亚伟均现身其中。

新湖中宝目前对 51 信用卡持股 24.4%左右,若今年成功上市,该公司互联网金融股权投资将有望再次收获。曾经在公募基金呼风唤雨的王亚伟,在51信用卡的持股比例则为1.6%。

改变了科技公司的估值标准。科技公司获得的估值往往要比金融公司更高。不过,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却没有一个权威的标准。作为金融和科技“混血儿”的金融科技公司,在试图占得两边优势的同时,亦不得不接受双重标准的考验。

参照在美股上市的、,虽然这些公司也喜欢强调自身的科技基因,但鉴于P2P平台在估值方面其实更多参考了信贷的逻辑,将放贷规模、通过率、坏账率等数据视作主要的衡量标准,而弱化了互联网方面的因素。

实际上,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常常被当成判断企业科技属性的一个重要标志,从这个角度来看,51信用卡明显更像金融公司。数据显示,51信用卡的研发费用在过去三年虽有增长,但在总支出中的占比不断下降,这与科技公司的通常做法背道而驰。

从收入来看,信贷服务是51信用卡收入的主要来源。从2015-2017年,这块收入分别是0.16亿元、3.84亿元和16.27亿元,几乎是爆炸式增长。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仍未有网贷机构成功备案。在降杠杆、控风险的大背景下,如果互金公司未能及时办理备案,网上信贷撮合和投资业务被视为违规,其遭受的负面冲击不可轻视。

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51信用卡方面表示不方便回应。